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防范邪教

原邪教人员边某转化纪实

信息发布:太湖县委政法委 发布时间:2020/3/23 17:17:13 浏览次数:33 [关闭此页 打印此页] 0

      2019年11月,原安徽省邪教组织“共和同盟”(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的变种组织)负责人边某,因彻底走出邪教阴影、表现突出,被调整到多数罪犯都梦寐以求的伙房监区改造,这对于邪教类罪犯来说简直就是特例。边某如何成为一名对邪教极度痴迷、一心追求圆满的邪教骨干?又是如何被成功转化,认罪悔罪,决心远离邪教组织而踏上新生征程的呢?

      奢望“法轮”成空回归正道

      在气功热席卷神州大地的年代,体孱质弱的中学教师边某,也像其他人一样渴望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和健硕的身材。在习练各种气功均无效果的时候,“法轮功”来到了他的眼前,李洪志的能言善辩和花里胡哨的练功方式,让边某把“法轮功”当作了强身健体的救命稻草。从此以后,他白天上班,晚上连夜熟读“经文”,又不忘早起到公园“练功”。在“连轴转”的生活节奏下,身体状况没有任何改善,本人却更加弱不禁风。

作为一名中学教师,边某对于李洪志的修练上层次、成道圆满还是有一定鉴别能力的。1999年,国家把“法轮功”定为非法组织,并依法取缔。渐渐的,他对那个只有初中文化学历、“满嘴乱喷”的“李主佛”有了根本性的看法。2003年,经过深思熟虑,边某毅然退出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,回归正常生活。

      难耐空虚又入“共和同盟”

      2010年,他和学校的一女职工喜结连理,因性格孤僻,工作和生活中几乎没有朋友,妻子对其又缺乏了解,加上婚后多年未生子女,边某感到非常孤独寂寞。边某认为当时的生活没有意义,却经常感觉到自己脑子里和身体内都有一种蠢蠢欲动的能量,用他自己的话说,那时的自己肯定是要作出一番大作为的。

2015年,边某被原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成员徐某成立的“法轮功”变种组织“共和同盟”(也叫“虚一灵母”)深深吸引,在自称“祖尊虚一灵母”、“祖尊沂母”的幌子蒙蔽下,加入了邪教组织“共和同盟”,很快得到重用,迅速成为组织骨干,并积极发展成员,把教主徐某的“圣旨”等信息通过QQ、微信等传播给其他信徒,打印成《圆融和谐永恒》《沂母讲法》等资料进行反动宣传,鼓动信徒交纳“供奉”7万余元。

      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2017年10月12日,边某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,2017年12月入监改造。

      真情相对冥顽最终回头

      入狱初的边某,精神萎靡,形容枯膏,抵触改造,十分顽固,认为邪教组织“共和同盟”是教世界和世人明白真理的“最高法”,大喊自己“冤枉”。服刑了近半年后仍没有丝毫改变,多次扬言要让自己转化除非是得到教主的“亲准口谕”。对边某的教育转化必须提到工作日程。

      (一)爱心帮教融坚冰。边某对同室罪犯来说就是天外来客,性格孤僻,经常性发呆,不和别人交流,不主动吃饭,长时间不洗澡成为常态。民警有意避开有关邪教话题,询问其身体情况,在得知其有胃病的时候,帮其申请了病号餐,并安排专人进行亲情监督和必要护理。春节前后,边某手脚出现冻疮,民警给他带来热水袋为手脚保温,并找出保健书籍,帮助其通过搓手脚促进血液循环,缓解冻疮症状。渐渐地,民警的关心对其有了触动,边某愿意主动刷牙洗澡了,和同犯之间的关系也得到了缓和。

      (二)事实明证得思考。服刑期间,边某承认“法轮功”是邪教,看不起李洪志及其邪教“法轮功”,认为李洪志是江湖骗子,“法轮功”是最低等的骗人之法,拒绝承认“共和同盟”是邪教。为此,专管和承包民警通过大量事实证明自称教主的刘某是“法轮功”资深弟子,他网罗了原“法轮功”人员组建了邪教组织“共和同盟”,刘某虽然自称教主,但以高价销售能够提升能量的“保罗”饮品,以“认母归宗”为名向弟子高价敛财500多万元,来满足其奢侈糜烂的寄生生活。这与卖书籍、徽章、录像带等手段敛财4200万元,现在美国住豪宅、坐豪车的李洪志如出一辙。就告诫他自己不也是为了圆满圆融,进入天界乐土,而花高价买了声称“提高能量”的“保罗”饮品,然而得到的却是家人分离和犯罪入狱的可悲结局吗?在大量的事实面前,边某的心理防线慢慢被撬动,开始沉思、悔悟。

      (三)以“法”破“法”撼心魄。教育转化期间,专管民警每天组织边某收看揭批邪教组织“法轮功”的视频等资料,让其认识到“经文”是邪教组织控制信徒的最好手段。“共和同盟”的《圆融和谐永恒》抄袭了大量《转法轮》的内容,虚一灵母和李洪志一样在教义中宣扬的“要收回旧势力的权利!让旧势力下岗!”“对于社会的旧主人,要毫不客气地彻底清理”,明显带有颠覆政权、毁灭现实社会的险恶动机和目的。因此,邪教“共和同盟”就是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的变种,它公然为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张目,教义中充满着精神控制、反人类、反社会、反科学的思想,大肆宣扬“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”的“教主崇拜”的邪教声音。这种邪教共有的极端思维,恰恰证明了“虚一灵母”的邪教特征。经过破解,边某开始有所醒悟。渐渐认识到“共和同盟”和“法轮功”一样是邪教,虚一灵母是人不是神,是个愚弄大众、非法敛财、危害社会的大骗子。

      (四)扫除顾虑展笑容。边某多次表示自己失去了工作对不起含辛茹苦抚养自己长大的姐姐,更辜负了妻子,多次说姐姐不会原谅自己,妻子不会宽恕自己,愧疚和负罪成了边某最大的心病。为此,专管民警与其姐姐取得联系,告诉其弟的改造表现及接受教育情况,真诚邀请她和边妻来监狱进行帮教。精诚所致,金石为开。2018年5月18日,当边某姐姐和妻子出现在边某的身边时,边某长期木讷的神情舒展开来,在姐姐的怀抱里泪如泉涌,得知妻子和姐姐愿意原谅自己之后,露出了久违的笑容。

      (五)精神重造展新姿。初步醒悟的边某,虽然身体状况有所好转,但仍不能正常参加生产劳动,大量富裕时间里经常对着监舍内的花草唉声叹气。从同犯嘴里得知,因为姐姐与妻子都喜欢种花养草,每次看到监舍内花草,总是睹物思人。我们敏锐觉察到,该犯进入到决裂“共和同盟”及“虚一灵母”后出现的精神无寄托的空窗期。掌握情况后,承包民警及时鼓励让有音乐基础的边某参加监区新生乐队,还根据实际,安排其担任乐队二胡演奏手,并负责编排乐队角色。利用他喜欢书法的特点,买来笔墨纸砚,让其习练毛笔缓解精神压力。得力于爱好慰藉,其心境更加平和、开阔,精神状态越来越好,心态也更加阳光。

       2018年6月,边某郑重承诺与邪教组织“共和同盟”决裂,迈开了新生征程的第一步。

  • 昵称:        验证码:   
评论内容正在加载中.

牛镇镇组织开展“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”普法宣传活动


Copyright © 2012-2014 太湖县委政法委员会 All Rights Reserved.